加入收藏
当前页面 首页 > 版权 > 版权法规 > 地方政策 >

聚焦民间文艺作品著作权立法
时间:2012-12-29 10:17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中国新闻出版报

  编者按 3月31日至4月1日,国家版权局与文化部联合在湖南凤凰县召开“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立法工作东南地区研讨会”。湖南、上海、江苏、浙江、福建、江西、广东等地版权、文化部门的有关负责人及来自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高校的法学家、民俗研究专家,
对国家版权局草拟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修改稿)》和此项立法工作中存在的焦点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这意味着国家版权局自2007年9月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立法工作提速以来,再次加快了该项立法工作进程。本周刊摘登部分专家、学者、与会者的发言,以飨读者。


  新闻背景

  自1990年9月7日颁布、1991年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来,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立法工作一直受到社会和法学界的高度关注。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家版权局在其他部委的支持下于1996年起草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第一稿,该稿得到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肯定。2002年后,在1996年基础上国家版权局又起草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第二稿。之后,国家版权局多次召开研讨会征求社会各界意见,以推进该工作进程。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国务院2007年立法工作计划的意见>和<国务院2007年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及《2007年中国保护知识产权行动计划》要求,2007年9月,国家版权局成立《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起草工作小组,并于9月20日在京召开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立法工作会议”,邀请郭寿康、吴汉东、刘春田、李明德等20余位法学界知名学者及来自国务院法制办、文化部、知识产权局、中国民间艺术协会的代表,就国家版权局起草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草案)》听取意见和建议。会后,国家版权局对草案进行了调整和修改。为保证立法工作的科学性和现实性,充分考虑和符合我国基本国情,2007年11月27日,国家版权局与文化部联合在广西南宁召开以民间文艺保护为主题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西南地区座谈会”并于会后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调研活动。今年3月31日至4月1日又召开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立法工作东南地区研讨会”。据了解,目前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的立法工作已经列入国务院立法计划当中。


  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应给予怎样的保护

  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副司长 许超

  首先,国家正在起草、制订《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保护法》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在这些相关的法里可能要涉及民间文学艺术传统知识保护的原则。所以,我们在进行《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立法工作的时候,必须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确定的原则保持一致。

  其次,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究竟给予什么样的保护呢?原先的想法,也就是说按照1982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教科文组织的设计,民间文学艺术独占权和著作权是一样的,但是这两个问题不太好解决,第一个问题就是主体是谁?因为,民间文学艺术首先是世代流传的。但是,作者已经不知道是谁,如果知道作者是谁就不是民间文学艺术了,像山东的剪纸,世世代代流传下来,有很多作品都属于当地人民共同拥有的民间文学艺术资源。如果我们把受保护人确定在这么大的范围,那所引起的一系列问题是不好解决的。但是,如果你说确定在某个人身上也不合适,你说张家搞一个剪纸,李家就不会同意了,都是一个村、一个地方的人,这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

  再者是权利的范围问题。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唱的《东方红》原来是陕北民歌,后来音乐家李涣之把它按照现代音乐创作的规律修改了,所以,现在大家传唱的《东方红》是经李焕之加工的,如果按照“源”和“流”的关系,《东方红》中陕北民歌的旋律部分可能就是当地的一种民间文学艺术,但你不能准确地说是谁的。所以,现在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的应是还在保护期之内的作品,几乎都是在前人艺术创作基础上再进行创作出来的作品。所以,在处理这个关系问题上是比较麻烦的。

  第四,如何看待记录人作用问题。比方西部歌王王洛宾,唱了很多西部的歌,都是他当年跑到西部记谱,如果他不记录下来不整理,可能这些歌曲在当地就自生自灭了。所以,对这些记录原生态民间艺术的人在立法工作中也应该给一个考虑。

  制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的目的,是要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的精神价值,使用者要标明来源、出处,不能做恶意改编。应支付一定的报酬,用在民间文学艺术的发展和传承上。

 

  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相互协调

  文化部政策法规司处长 王建华


  文化部正在起草、修改、制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草案)》与国务院拟制定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具有相互协调关系。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草案)》(以下简称“《非遗法》”)最早从1998年就开始了,后来借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而改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草案)》。目前《非遗法》已列入了国务院审议计划之内。

  关于民事权利的保护,要不要写到《非遗法》里面,成为了一个争论比较大的焦点。从定义来看,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传统的表演艺术、传统的美术等等。我们认为《非遗法》是一部以行政为主的保护法律,目前当务之急是解决在社会急剧转型、社会进程不断加快的情况下,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的困惑。

  我认为,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权利内容应该是不同于一般民事权利,不同于一般的知识产权的独占。要表明来源、来源地,或者是弯曲性的使用,在申请权利保护的时候,著作人可以提出异议,构成商业秘密的,著作人也可以提出异议,如果进行改编也要经过许可,另外要有经济上的分享,还要发挥管理组织的作用等等。如果确定主体有以下条款,第一条:非物质文化遗产有明确的个人或者组织掌握并为之去传承的,该由个人或组织的持有人获得。非物质文化遗产没有明确的个人或者组织掌握并为之去传承的,由起源地委员会或当地人民政府获得。第二条:如果起源地也不明确的话,在全国范围内跨省流传的,持有者由国务院文化主管部门获得。在权利的行使上有规定:非物质文化持有人或共同持有人可以授权依法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公益性组织。文化主管部门或政府能不能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持有的主体?好像不太合适,有没有这样的能力?争议还比较大。

 

  保护“客体”还是保护“主体”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 张平


  首先是定义,既然《著作权法》第六条明确指出要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专门保护,该《条例》还应回归到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本身的保护,对于传统文化、民间文学艺术的传承和保护由其他法律解决(比如,正在制订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其次,对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构成要件以国际示范法做参考:至少两个要件,一,属于未发行的作品;二,属于年代久远且作者不明的作品。

  如果将作者身份不明作为民间文艺作品的构成要件,那么按照现有《著作权法》规定,这类作品比照无名作品对待应当由国家代为管理,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具体行使权利,但是应当注明作品来源地区,这样的模式可以达到民间文艺传承的目的;对民间文艺的使用产生的收益可由政府有关部门用于该民间文艺来源地文化发展,或者收益留存分配给作品来源地,实现利益的分享,以鼓励对民间文学艺术的使用,鼓励演绎性传承和原生态传承。

  如果以原住民、传统社群来界定民间文艺的主体,那么,对于跨地区、跨国的民间文艺问题不是很容易处理,比如:湖南花鼓戏、苗族山歌等,民族具有边界不稳定性,无法确定要找谁去授权,谁可以主张权利?一旦法律作出这样的规定,会将民间文艺作品的权利归属变得非常复杂,阻碍民间文艺的传承和发展。而当这些不能准确确定的民事权利主体行使权利的时候,也会与国家文化部门的公权利保护民间文艺活动发生冲突。可以想象,一旦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让所谓的社区和群体来行使的话,整个社会的文化活动将会处处受到制约。

  我不赞同采用这种方式,而应当按照无名作品对待由国家行政主管部门代为行使著作权,并且任何人使用这类作品无须事先获得授权,只要注明出处,支付版税即可。

  如果给民间文艺作品予以较高水平的保护,可能会束缚文化的传播,比如黄梅戏属于安徽、越剧属于江浙、京剧属于北京,广东音乐是否其他地区的使用和演唱都要事先寻找权利人授权和付费,那么我们每天的行为都有可能侵犯了某一民间文艺作品的著作权。

  我的观点是:制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目的是以鼓励传承和弘扬为主、自由使用,但应当强制规定注明出处、来源国家、地区、民族等,尊重这类作品原创者的精神权利,商业使用的获得报酬的权利,报酬的支付用于特定地区和群体的民间文学艺术的弘扬和发展,或者将报酬留存到相关版权报酬收转机构。

  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不宜过高,要低于《著作权法》规定的其他作品的保护水平,更多的应当从对这类作品使用的例外加以规定。


  这应该是行政法规

  中南大学教授 蒋言斌


  《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的法律依据是《著作权法》第六条,这决定了这个法应该是一个行政法,调整的应是与行政法律关系,而不是民事法律关系,既然如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就必须明确谁来管,管什么,如何管,必须把管理主体和执法主体明确。但从该《条例》修改稿来看不是很明确。因为从整个内容来看,它相当于调整民事法律关系的条例,行政立法的对象和一般实施条例保护对象是不一样的,行政立法较多的是管理和执法,而民事立法是保护,保护的主体、客体、内容是什么?我认为,这个法应该是行政法规,那么,在制定该《条例》中就要明确几个主体,到底是文化部门管还是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管?这是必须要搞清楚的问题。行政执法的管理部门是谁?怎么管?都要明确。

 

  私权与公权保护手段应不同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 何炼红


  民间文学艺术著作权是需要保护的,它的保护手段是综合性的保护。在综合性的保护手段当中,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是保护手段之一,本身民间文学艺术是更为广泛的概念,在民间文学艺术概念中有一部分符合《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我们就要保护。所以,在这里要明确,符合民间文学艺术著作权保护的,我们要给它著作权保护,可能还有一些民间文学艺术并不符合作品的条件,我们就不给它保护了吗?我们也要保护,可以通过非物质文化遗产给它保护,可以通过行政手段来保护。

  在这里要明确,我们谈著作权保护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是一种私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强调更多的是行政管理,强调的是公权保护,从公权的立场给予保护。明确了这个问题以后,再看现在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修改稿)》,总体来说我觉得该《条例》是科学合理的,作为《著作权法》的下位法,首先要遵循《著作权法》的最基本的原则。它的定位对象就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因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是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私权的保护方式。

  著作权保护是民事权利,民间文学艺术是公有的,是大家的,我们现在要保护它,鼓励它的创新和发展、传承,是一种动态保护。怎样来强调保护主体,涉及到几个观念,第一本身民间文学艺术是大家的东西,如果给它保护,就涉及到如口述者,口述者是传承人,应该给他一定的民事权利;第二个对象是记录者,记录者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记录者本身和口述者一起付出了大量创新劳动,在这种情况下,记录者和口述者就类似于《著作权法》上的合作作者,还有一部分简单地、机械地记录,你也是支付了劳动的,我们给你支付劳动报酬是另外一回事,这一点在《著作权法》上可以找到解决的依据。还有专家提到的整理者,一种是有创作性劳动的整理者,一种是没有创作性劳动的整理,因为你整理付出了劳动,获得相应的劳动报酬,你不能因此而享有民事权利。

  民间文学艺术的主体只能强调持有,不能强调所有。作为代表,你只能持有,不能所有,这有利于民间文学艺术更好地发展。对于主体,我认为使用“持有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这个词会更为科学,也和我们即将制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有一致性。


  立法原则和立法目的要清楚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郭禾


  为什么要制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我认为,如果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和“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传统表达形式”等术语理解不一样,可能我们要达到的保护目的就会不一样。我们应该站在什么样的角度来制定这个《条例》?到底是把它当知识产权保护还是当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我们现在笼统地是用“保护”一词来谈,但是,“保护”它本身的含义是不一样的。保护是怕它丧失了,市场上没有人用它,大家觉得靠这样的技艺挣不了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需要由政府投入,靠市场养活它,政府不得不掏钱从文化多样性的角度来保留这个遗产。

  而在知识产权里面所说的“保护”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是作者不希望你用,因为用了对作者的利益有影响,这两种保护是不一样的保护。民间文学是怕失传还是怕别人挣钱?如果不明确这一点的话,《条例》在起草过程中最后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不清楚的话,事情就不太好办了。虽然,现在《条例》的修改稿有它的目的,它实际上想解决的就是保护在笼统的民间文学艺术的基础上,像王洛宾、杨丽萍一样的改编者再进行艺术演绎、深加工的行为,和原本说的民间文学艺术保护在目的上就有差异了。

  基于这两个方面的考虑,我认为立法原则、立法目的如果不清楚,后面的构造就更难了。对于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大家谈到各地都有一系列的名录,有多少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市级的、县州级的、国家级的、省级的。我在报纸上看到《老梁说奥运》里说到的送金相玉出去,送金相玉是为了扩大影响,目的就不一样了。原本我们是想保护靠市场不能生存的东西,这个时候需要有政府,需要有公权的介入,如果它在市场上活得很好,它就构不成遗产了。所以,我感觉到大家都有一种心态,认为它成了一个“荣誉称号”,使用者拿它当广告用,这样一来制度又被异化成另外一个目的了。同样,针对民间文学要首先把目的搞清楚,然后再去谈具体的规范更好一些。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发动的言论 评论: 好评 中立 差评

用户评论

精选内容

苹果两款手机被裁定侵权 若败诉苹果涉事产品或被禁售苹果两款手机被裁定侵权 若败诉苹果涉事产品或被禁售
不服一审判决!腾讯状告“广东微信”侵权案二审不服一审判决!腾讯状告“广东微信”侵权案二审
迪士尼状告《汽车人总动员》制片人等著作权侵权迪士尼状告《汽车人总动员》制片人等著作权侵权
南京一邓丽君主题餐厅被告侵权 亲属索赔百万南京一邓丽君主题餐厅被告侵权 亲属索赔百万
海淀法院法官应邀为双榆树第一小学讲授法制课海淀法院法官应邀为双榆树第一小学讲授法制课
国家知识产权局在沪调研知识产权教育工作国家知识产权局在沪调研知识产权教育工作
关于我们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诚聘精英 广告服务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

易介集团 旗下品牌 - 易介网 域名城 易域网 必握 HiParking 中付通 中介通 | 中华知识产权网 易介知识产权 网络品牌 DoName 域名论坛

Copyright © 2000-2014 中华知识产权网 www.ipchina.com